Email:xxxxxxx@mail.com

Call:4009665998

碳和碳究
服务领域
节能评估
碳管理服务
区域能评服务
绿色供应链
生命周期评价
环境权益服务
碳普惠服务
碳排放峰值服务
绿色工厂
温室气体清单服务
荣誉资质
能源审计
清洁审核
三方服务
  碳 排 放 峰 值 服 务  
碳排放峰值定义及未来目标:

 碳排放峰值                                                    

        碳排放峰值(peak carbon emissions)就是预测出的将来二氧化碳排放的最大值。本质上说就是反映出将来能源的最大消耗量。这个数字和“能源”或“石油供应和消费峰值”的作用差不多。

        碳达峰就是指在某一个时点,二氧化碳的排放不再增长达到峰值,之后逐步回落 碳达峰是二氧化碳排放量由增转降的历史拐点,标志着碳排放经济发展实现脱钩,达峰目标包括达峰年份和峰值 

碳达峰与碳中和一起,简称“双碳。中国承诺在2030年前,二氧化碳的排放不再增长,达到峰值之后再慢慢递减 
2021年7月16日,中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启动上线交易   。10月26日,国务院印发《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碳达峰是指某个地区或行业年度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历史最高值,然后经历平台期进入持续下降的过程,是二氧化碳排放量由增转降的历史拐点,标志着碳排放经济发展实现脱钩,达峰目标包括达峰年份和峰值。 

碳排放与经济发展密切相关,经济发展需要消耗能源。暨南大学环境与气候研究院院长邵敏介绍,“碳达峰”就是我们国家承诺在2030年前,二氧化碳的排放不再增长,达到峰值之后再慢慢减下去;而到2060年,针对排放的二氧化碳,要采取植树、节能减排等各种方式全部抵消掉,这就是“碳中和”。

实现碳达峰,政府、企业、第三方服务机构应做到上传下达,统筹协调。

 定义背景:                                                                                                                                                                                               

在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中国官方首次明确提出温室气体排放的峰值年份预期——2030年到2040年之间。

时任科技部部长万钢在接受英国《卫报》专访时表示,中国温室气体排放将在2030年-2040年间达到顶峰,他希望中国能在此时间范围内尽可能早地达到峰值,并指出将采取必要的步骤以实现这一目标。这也是中国部长级官员首次公开预估中国碳排放的峰值年份。

有关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峰值年份已成为哥本哈根气候大会的敏感话题。丹麦此前提出的一份大会草案要将全球排放峰值年定为2025年,遭到以中国印度为首的发展中国家强烈反对。

气候变化是人类面临的全球性问题。随着各国二氧化碳排放,温室气体猛增,对生命系统形成威胁。在这一背景下,世界各国以全球协约的方式减排温室气体,中国由此提出碳达峰和碳中和目标。

 峰值时间不确定性                                                                                                                                                                                

2009年哥本哈根会议后,有研究机构估计中国将在2020至2050年间出现排放峰值。时任国家科技部长万钢提出,我国尽力在2030至2040年达到排放峰值,这个预估将时间范围大大缩小。但他也指出,未来还存在着一些不确定性,所以很难说峰值将会在这一时间区间的前期、中期或是后期达到。

尽管这是中国官方首次提出峰值年分,但在学术界,这个数字早已存在。万钢提出的是一个可能达到峰值的年限。“他使用的是一个十年的年限,时间跨度比较长,可以想象出这其中的不确定性有多大。中国提出2030年至2040年间这样一个区间是有依据的,是根据中国现状和未来的经济发展状况和水平做出的数字,但国际社会可能还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一个数字,而是希望中国越早达到峰值越好。据吴昌华介绍,国内也有学者提出中国在2020年就达到峰值。“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峰值的数字能达到多少?”

 碳排放量标                                                                                                                                                                                      

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协议为使全球实现清洁能源经济,减少气候变化带来的威胁性影响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机会。WWF希望看到我们的领导者们就形成一个公正、有效以及科学的气候变化协议达成共识,此协议应包括:

到2050年使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在1990年的基础上减少80%
2020年之前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峰值
到2020年发达国家二氧化碳排放量在1990年的基础上减少40%
支持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最脆弱的国家采取措施适应气候变化
为向低碳经济过渡提供便利
发展中国家提供清洁技术,以及足够的资金和能力建设 。
如何碳达峰后实现碳达峰目标,能源企业碳中和实现路径:

     在当前碳中和目标下,企业作为碳排放的主体,有责任进行高水平的碳风险管理和高质量的信息披露。
    企业应建立自己的碳风险管理体系系统评估碳风险,采取主动防范、控制、补偿、承担和机遇转化相结合的方式进行碳风险管理,评估碳减排成本,并定期更新碳风险管理体系,将碳风险管理和碳合规纳入其中。
   在信息披露方面,企业应建立合理的信息披露制度,要符合政府或市场规定的报告披露要求,并参考相关国际标准。企业还可以通过利用多种披露形式,回应市场关注点,并参考综合报告理念,全面展示企业财务和非财务数据。 

   算清当前企业的碳排放总量后,企业要围绕自身业务特征,结合我国“30·60”双碳目标,制定自身的碳减排目标和规划,并配合出台自身碳达峰、碳中和时间表。明确具体的减排实施路径是确保实现各关键时间节点目标的前提。

   

减碳路径分类:

碳减排路径分为五大类,“核心减排”是重点,发展培育低碳技术

      

       第一类是清洁能源替代,如煤改电;                       第二类是清洁能源输送和存储,如储能。

     

      在能源需求行业,碳中和的实现可从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类是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如节电和节蒸汽;    第二类是生产运营低碳化,包括开展原料替代、电气化改造以及技术改造。

     根据自身所处行业积极参与智慧能源、智慧交通、智慧城市、智慧建筑等的布局,主动把握甚至引领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技术,转变现有的生产管理理念,进行全方位的数字化转型,助力碳中和目标的实现。最后一类是发展负碳吸收技术,主要是指CCUS技术。采用这些方法后仍存在“减无可减”的剩余碳排放企业通常可以进入碳市场购买碳排放配额,还可以购买绿色电力指标。


推动产业上下游联动,建立全供应链碳中和管理体系

     

   目前一些先进的企业已经开展全供应链的碳减排工作,并且要求供应链管理部门的负责人加入碳减排项目小组,将低碳环保作为供应商筛选指标之一。另外一些企业每年与每一家关键供应商共同制定减排目标,并且在年末审查其是否达成年初目标,将审查结果纳入下一年度供应商遴选指标。而且随着全供应链、全生命周期碳中和理念的推广,企业对供应链合作伙伴的碳减排的要求也在不断加强,尤其将合作伙伴的低碳减排纳入评价体系后,获得多级供应链的碳排放数据已不再是难题。

    企业应树立建立碳中和全供应链碳排放管理体系的理念,从低碳技术研发、产品设计、运营管理、供应链管理等方面开展工作,争取尽快实现供应链碳中和。

       在碳中和目标之下,不同的行业因业务性质的不同,其所面临的机遇、挑战和责任也存在差异。比如说,光伏、风能等可再生能源行业会迎来巨大的发展机遇;工业制造、交通、建筑等高排放行业则需要采取紧急措施减少碳排放、实施低碳转型;金融行业自身不属于高排放行业,但其责任在于,要提高绿色金融能力来支持低碳项目,抑制高排放高污染项目,从而推动国家碳中和目标的实现。
中国对碳达峰设定的目标及采取的措施:

2021年2月,农工党中央在一份《关于奋力推动如期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提案》中指出,我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任务十分艰巨。  

2021年2月2日,《国务院关于加快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的指导意见》,意见指出:要深入贯彻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二中、三中、四中、五中全会精神,全面贯彻生态文明思想,认真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坚定不移贯彻新发展理念,全方位全过程推行绿色规划、绿色设计、绿色投资、绿色建设、绿色生产、绿色流通、绿色生活、绿色消费,使发展建立在高效利用资源、严格保护生态环境、有效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基础上,统筹推进高质量发展和高水平保护,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经济体系,确保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推动我国绿色发展迈上新台阶。  
2021年3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其中一项重要议题,就是研究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基本思路和主要举措。会议指明了“十四五”期间要重点做好的七方面工作。这次会议明确了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定位,尤其是为今后5年做好碳达峰工作谋划了清晰的“施工图”。 [4]  中国承诺实现从碳达峰到碳中和的时间,远远短于发达国家所用时间  
2021年7月16日,中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启动上线交易。发电行业成为首个纳入中国碳市场的行业,纳入重点排放单位超过2000家。中国碳市场将成为全球覆盖温室气体排放量规模最大的市场。  
2021年10月2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见》发布。作为碳达峰碳中和“1+N”政策体系中的“1”,意见为碳达峰碳中和这项重大工作进行系统谋划、总体部署。根据意见,到2030年,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取得显著成效,重点耗能行业能源利用效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到2060年,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经济体系和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全面建立,能源利用效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达到80%以上  。
2021年10月26日,国务院印发《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方案》围绕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碳达峰碳中和的重大战略决策,按照《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见》工作要求,聚焦2030年前碳达峰目标,对推进碳达峰工作作出总体部署。
十四五”是实现碳达峰关键期、推进碳中和起步期,“十四五”期间要完成碳达峰任务的60%,争取在2028年实现碳达峰,为碳中和打好基础。

域碳排放达峰是实现国家峰值目标的关键        


    在我国进入经济新常态的大背景下,通过碳排放的绿色标尺作用形成倒逼机制,有助于淘汰落后产能,降低生产经营成本,增强实体经济活力,加速增长动能的转换,推动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从省、市等区域层面来看,开展达峰工作既是支撑和确保国家达峰目标完成和“十三五”温控方案切实落地的有效方式,也能够为其他地区和城市的达峰工作及绿色低碳发展提供有益参考和借鉴。

 企业实施碳中和需要采取的措施:                         


   1.全面核算温室气体排放,包括范围一、二、三的排放。制定长期气候政策

   2.通过绿色电力交易、购买绿证等方式,全面增加可再生能源的使用;
   3.通过投资新技术,采用能源管理体系等方式,提高能源利用效率;
   4.推动供应链企业披露碳排放相关数据,设立碳减排目标以及实施碳中和行动。
咨询热线:  400-966-5998